《三姑娘万福》自叹不如蔷薇晓晓这部古言简直是YYDS五星推荐

亲爱的百万书虫你们好,为了解决大家的书荒,让大家消磨闲暇的时光,愉快的畅游在文字的海洋里。

简评:秦嬛到死都不知道她叫了六年兄长的摄政王殿下心悦于她,重来一世,她只想护好最重要的人,顺便让那些狼子野心的人都死透! 摄政王殿下对秦嬛好,秦嬛想:我把他当兄长,他把我当妹妹,应该的。

入坑指南:从前秦嬛便知道,李镜云和李家任何人都不一样。她大胆猜测,戎音在李镜云心里大抵是不一样的,否则李镜云不会因为她临终前的请求,便不顾当时的场面去天牢说要救她。看着戎音如今褪去了少女模样,换了妇人装扮,秦嬛忽然有感,如果李家和戎王府不是这样私下对立的立场,戎音和李镜云也许可以是一对平常夫妻,恩爱到老。很可惜没有如果,但这一回戎策没有像从前一样被害,他醒了过来,应当一切都会不一样了。戎音正和戎王妃说完一句话,偏头一看见秦嬛盯着她发呆,不由得笑道:“我们阿迢怎么了?怎得好像不认识我了一样?”戎音成婚四载,病了四载,她一贯温婉娴静,而今更甚,一个简单的妇人发髻,点缀的头饰不多,发间的珍珠白玉钗尤为素净,一身黛蓝色衣裙衬得她肤色很白。但那样的白,是经年累月卧病在床的病态白。秦嬛看着,有些心疼。“是有许久未见大姐姐了,想念得很,不由得多看了几眼,大姐姐不是害羞了吧?”戎音和戎王妃同时扑哧笑出声,戎音娇嗔地看她几眼:“确实许久不见,上次见你还是你躲在母亲身后看我,沉默不语的样子,如今胆大了,开始笑话我。”戎王妃抬手点了点秦嬛:“这孩子,嘴是越发甜了,叫我以后怎么舍得放出去。”“……”提及这样的话题,秦嬛就知道自己该沉默了。然而为时晚矣,戎音已经接过话:“不舍得也得舍得呐,阿迢今年十六了吧?母亲可以开始相看了,不求家世显赫,最重要人品要好,比我们家差些也无妨,阿迢嫁过去好拿捏些,不会叫人欺负。”戎王妃是真的把秦嬛当成自己的孩子,戎音也是真的把秦嬛当成妹妹,她们的意思和安排从来都是为了秦嬛好,事事为她打算。

简评:石锦绣是京城长兴侯府小姐,不过父亲只是个庶子,他们四房在府中本就毫无地位可言,几天之前石锦绣做了一个梦,一个将她一生都走完的梦,梦中她被三伯母鲁氏所骗,嫁给了大伯母李氏娘家的傻侄儿,不得善终。

入坑指南:回了长兴侯府的石锦绣趁着家人未醒之时,赶紧换下了身上的夜行衣,重新钻回了被子里躺下。跟着宇文炎东奔西跑了一晚的她,早已累得沾枕便睡。只是她睡下没多久,又不得不跟着家人一块起床,用早饭。“昨晚没睡好吗?”看着石锦绣眼下的青紫,简氏就很是关心地问。“嗯。”石锦绣就胡乱地应着,“因为有些担心爹爹。”“可你不是说大伯和三伯他们都在想办法么?”简氏就抚了抚肚子,肚子里的孩子自今早起就有些不太安分。石锦绣的心里就一咯噔,为了不让母亲生疑,她就故意撒着娇,娇嗔着:“我还是有些放心不下爹爹!”“不如我今天也出去打听打听吧!”这些日子一直在家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石楠突然道,“我认得一些朋友,他们或许也有些门路。”石锦绣想也没想地拒绝了他。“离下场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你还是和许砾在家好好温书吧!”石锦绣就同石楠瞪眼,万一要是被石楠打探出什么,到时候想再瞒着母亲怕就难了。见石楠没有搭话,深知这个弟弟性子的石锦绣就逼着他做下承诺:绝不会在这温书的关键时期三心二意。“行了行了,你们这些小孩子就不要给大人们添乱了。”虽然心里也在担心着丈夫,可简氏还是相信石家人不会对此事置之不理,与其放几个孩子出去瞎胡闹坏了事,还不如把他们都拘在屋里。在用过早饭后,石楠就被遣回外院去温书,而石锦绣也趁机去补了个觉。一夜未睡,她真是困极了。这一觉,她就睡到了正午。就在她梳洗着准备去正屋陪母亲用午饭时,却突然有人来报:石楠被京兆府的学府衙门除名了。“怎么会?”石锦绣一把扔下手中的帕子,急匆匆地跑了出去。来报信的是门房的婆子,说是京兆府的差役丢下这么一句话就走了,因此石锦绣再也问不出一句多余的话。“姑娘就别为难我一个守门的婆子了。”那婆子就苦着脸道,“要不是怕耽误了三少爷的事,我也不会急着跑来给你们报信呀!”石锦绣也知道为难这婆子没意思,也就从袖子里摸出半吊铜钱,打发了那个婆子。“大姐,你出手怎么那么大方了?那可是半吊铜钱呢!”石嫣在一旁看着,不解地问。

简评:双手沾满献血,满心算计只为那人能登上皇位。却不想他登基之日就是自己一尸两命之时。在睁开眼睛却发现一切重新来过,上一世既然心存良善被人残害至此,这一世便心狠手辣绝不存半分良念,只是那明明是位高权重。

入坑指南:两个时辰后,芷儿瞧着宋云岚脸色满是苍白,额头上冒出些许豆粒大小的汗珠出来,极为心疼的劝阻着:“小姐,还是先寻着一处凉快地方歇息一会儿,若是在这么晒下去定是要中暑了。”“唉!”眼见着,芷儿扶着宋云岚似是要寻着一处凉快地方,眼前的两个侍女如何能同意,当下立即站出来阻止着,“二小姐才等了这么一会儿功夫,就坚持不住了不成?”“既然母亲身子还未好全就不必勉强起身见人了,总归是对自己身子不好。瞧着这天色,若是我在等下去,误了给祖母请安,怕是母亲也不会高兴的。”既然大夫人故意叫她过来晒在太阳底下,她已经是很给面子了,不过也不会在继续晒下去,做做苦肉计也就罢了,在继续这么下去,才真真是要伤了自己身子。侍女冷哼了一声,收起脸上方才一直装出来的为善笑意说道:“二小姐站不住便就说站不住,如今把老夫人搬出来,若是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夫人欺负了二小姐呢!”“你……。”芷儿气鼓鼓的瞪着那侍女,显然是想要辩解几句,只是才刚刚说出一句话,便被宋云岚抓着手臂组织了下来。“什么欺负不欺负的,府里的人倒也都知晓母亲是何等的心善。只是若是当误了给祖母请安,怕是你这一个小小的奴才,还担待不起吧!”总是她们两个是大夫人身边的侍女,可云岚也还是府里正经的二小姐,自然没有让她们两个奴才压在头上作威作福的道理。“啪生出来的也只是一个孽种罢了。”大夫人一直在屋里听着外面的动静,见着宋云岚不过是才站了区区两个时辰就受不住,寻着借口离开,心里恼恨。手里原本端着的茶盏,悉数被她摔在了地上。碧儿也不顾地上尽是碎瓷片,急忙跪了下来,细声细气的安抚着:“夫人息怒,想来是她当真坚持不下去了,这才会离开吧!

以上图片均来源于网络,如侵权,麻烦联系我删除,给您带来不的便,请谅解,谢谢

More From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