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烈推荐4本无敌流玄幻小说剧情高能爽点十足看得超过瘾!

简介:双胞胎兄弟,一个是性格开朗,受人欢迎,朋友无数的帅哥,另一个却是地地道道的宅男,自闭症患者;一个成就喜人,娇妻新宅,另一个一事无成,整日窝在出租房里无所事事……他们的人生道路似乎已经注定,无法改变。 但上天早已选定好每一个人的未来命运,谁都不知道谁才是最后的人生赢家。 本书主人公被人们当做废柴,没有朋友,甚至没有家人,但他却通过自身的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一步步成为仙界之主。 他不仅仅是仙界之主,还是仙界的一代奇主。他的故事波折无数,他的人生绚丽多彩……现在,就让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无名急的围着邹怡团团转,好几次恨不得一巴掌打在邹怡的头上,让邹怡清醒清醒。

可是无名一想起自己等待了数万年,就只有邹怡一个人来到了他的身边,他举起的手掌,便又慢慢的放了下去。

无名一直都没有告诉邹怡,他之所以如此尽心尽力的帮助邹怡修炼辟谷术,那也是有原因的。

无名被困在这暗黑深渊数万年之久,以他的实力,却根本就没有离开这里的可能性。

唯一可能让他离开这暗黑深渊的方法,他也在数万年间想出来了,只是必须要有一个人来帮助他,否则的话,以他一人之力,绝对无法做到这一点。

无名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被困在这里之后,从来没有任何生灵来过这里,他就知道自己想出去的话,就必须耐心的等待,等待某一日有人来这里助他一臂之力。

这好不容易邹怡来了,无名是欣喜万分,以为自己快要出去了,自己的苦日子就要结束了。

可是现在他才知道,老天又一次的和他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这邹怡,根本就不是来帮他的,而是来这里戏弄他的。

无名着急,邹怡也着急,他们已经好几天没有说过别的话,除了无名纠正邹怡修炼之中的错误之外,别的话都懒得说了。

邹怡明显的感觉到无名的失望,也知道无名此事的心情定然十分的差,所以不想说话去激怒这无名。

无名则是因为太着急了,完全没有心思去和邹怡说别的。邹怡可是他唯一的希望,要是邹怡真饿死了,他的希望也就彻底的断了。

就算无名心态再好,可是要让他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暗黑深渊再等上几万年,他只怕也会发疯的。

最后的半天时间,邹怡却因为饥饿,失去了继续修炼的动力,完全无法集中精力修炼。

无名这时候尽管非常着急,也十分的心烦,但是他始终尽可能的保持一颗平静的心,始终对邹怡抱有一丝希望。

要是在外面的话,一定可以看得到,此事的无名满脸都是焦急的神色,他绝对是比邹怡本人还要着急的。

似乎是思考了很久,无名从他的怀里拿出一个玉瓶来。玉瓶透着淡淡的豪光,看起来里面的东西十分珍贵。

可惜在这暗黑深渊里面,任何光线都会被无限制的削弱,邹怡离得这么近,依旧是什么都看不到。他还在继续努力的修炼,尽管修炼的时候,已经完全没有效果,可他不想让无名失望。

无名自然是知道,玉瓶内有一枚丹药,这是他身上最后的东西,也是他小心翼翼的珍藏了数万年的东西。

对他来说,这可能是他最珍贵的东西,要不是眼看着邹怡就要饿死了,他才不会拿出来呢。

无名小心将丹药倒出来,犹豫了一下之后,递给了快要昏迷的邹怡:“你吃了这颗辟谷丹,可以在一个月内不用吃东西。我就只有这么一枚,你务必在一个月内修成这辟谷术,不然的话,一个月后你依旧会饿死。”

无名算是明白了,眼前这叫邹怡的小子,资质也太差了。无名当初就花了三天便学会的辟谷之术,这小子都练了五天了,一点儿进展都没有不说,似乎连修炼的门路都没能找到。

无名忍不住开始回想刚刚遇到邹怡的时候,他的那种无以言表的激动心情,他甚至都不确定他遇到的邹怡是不是真人,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做梦了……

无名被困在这里太久了,说不想出去绝对是骗人的。可是他一个人再厉害,也是没有办法出去的,所以他必须要有一个帮手,这是他早就知道了的事实,无法改变的事实。

他等了不知道多少年了,终于有一个人来到了他的面前,他的欢喜,简直是不能用言语来形容,连心脏都似乎彻底的停止了挑动……

可惜欢喜早了真就是不行的,这小子居然是个修炼界的奇葩,资质奇差不说,还似乎天生就不是修炼的料子,修炼的时候总也不见有任何的进展。

就算是一个完全没有资质的人,在无名的指点和帮助下,五天也应该足够修炼成一两门法术了。

当然了,这时候的无名忘记了一点,这辟谷术是高等法术,不是那些一学就会的基础法术。

就一个基础法术的衔接,最后形成完整的中等法术。然后由数个或数十个中等法术衔接,最后成为高等法术,需要花费的时间和精力,就足以练成无数个基础法术的了。

辟谷术可不是基础法术,而是真正的高等法术。让邹怡这个就会十几种基础法术,还和辟谷术的修炼基本不沾边的人来修炼辟谷术,想要有所成就,难度可想而知。

可惜现在的无名居然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当初他修炼这辟谷术的时候,都已经是快要成为仙人的存在了,基础法术可以说基本全会,中等法术也会了九成,修炼这辟谷术的时候,自然快得多的。

无名失望地守护着服用了辟谷丹之后,恢复了状态的邹怡继续修炼辟谷术,心中很不是滋味。

他刚刚把自己最后的辟谷丹,也是唯一的东西给了邹怡,那种失落感,就像是一个新婚的夫妇突然之间失去了另一半一样,绝对是痛不欲生的。

这样说或许有些夸张了,因为无名没过多久就又开始手把手的教邹怡修炼辟谷术去了,看起来就像是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似的。

简介:懵懂少年修仙路,荆棘坎坷有人助。一日千里终是梦,脚踏实地不怕苦。 寒来暑往视等闲,刀山火海无所怖。有朝成就大罗仙,不是梦来非子乌。 想成仙吗?想长生不老吗?来吧,《弑神赤龙》带你进入修炼之旅,让你感受修仙之人的世界……落魄修仙家族后裔,年少时不得志,遭人嘲笑讽刺,失落之时独自外出,失足掉落死亡深渊,命丧黄泉之际,机缘巧合之下被人所救,借助他人身份,开启全新的修仙之路。 坎坷的修仙路中,独自历练,力克强敌,大战星兽,收服神兽,组建战兽大军,成就绝世高手。 他不断挑战自我,不断超越自我,历尽千辛万苦,最终达成心愿,拯救被困族人,光复落魄修仙家族,重建失落修仙门派,终成一代大罗金仙,飞升仙界。

朱天娇似乎早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笑着说道:“东方红枫的赔率是一赔十,这个大家早就知道。而今天这场赌斗,大家买了谁获胜,相信大家的心里更是清楚。总之是东方红枫运气超好,一次赌斗就获得了高达一万八千块的赌注奖励。我们一向公平,相信大家不会怀疑我们在这个上面做文章,再说了,钱给多了,我们也会有损失,这样吃亏不讨好的事情,我们是绝对不会做的。”

我想起来我之前自己拿出来的那五百块赌注,按照一赔十的赔率来算的话,不就一下子变成了五千了吗?这样看来,我获得一万八千块的赌注奖励,也没什么不对劲的。

我满心欢喜的去看守护在场边观看我战斗的周小英一眼,笑嘻嘻的冲她做个鬼脸。

周小英一直看着我,这时候看我冲她做鬼脸,立即就笑了起来,一脸的幸福模样。

领了属于我的奖励,拿着记录了我的积分的晶片之后,我就赶紧的和周小英离开竞技场,回到了我们的住所。

周小英到这会儿依旧很是兴奋,不停的夸奖我,说我如何如何的厉害,又是如何如何的威风。

我很是骄傲了一阵,感觉很有成就感,不过这一切都在随后的李鑫的一番话中彻底的消失了。

这时候他似乎是看不过去周小英一直不停的夸我,便淡淡地说道:“要是安魂没有急着一招击败你的话,你能不能取得今天的胜利,可是很难说的……”

李鑫说的是:“安魂的战斗经验比你丰富很多,战斗意识也比你强。之前的战斗,要不是他小看了你的话,你早就败了。”

李鑫脸上都是严肃,说话的时候口吻也十分严肃:“尽管一开始你们都有压制对方的时候,但是到了后来,你已经完全失去了翻盘的机会,一直被安魂压着打,迟早会彻底的失败。”

李鑫似乎没有看到我点头,继续说道:“也是你的运气太好,今天的安魂似乎状态不好,居然会急于求胜,犯了武者的大忌,让你侥幸的获胜。如果你们再战一次的话,以你现在的功力和战斗经验,你绝对撑不过二十招。”

我知道李鑫说的都是事实,但是听了之后还是觉得心里很不好受,有种被小看了的感觉。

李鑫却是不管我爱不爱听,接着说道:“说实话,你现在根本就不是安魂的对手,如果今天你们是生死之战的话,你早死了。安魂的那个降龙诀的战技,是公认的武士级别的最厉害的战技之一,如果他可以发挥出全部的威力,就算是一个八级的武师,都不敢轻易的去接,更别说是你这个刚刚侥幸提升到五级武师的人了。”

周小英忍不住替我抱不平,小声说道:“那安魂最后不是也败在了我弟弟的手下了吗?李叔您怎么这么看不起我弟弟呢?”

李鑫正色说道:“周小英小姐误会了,我没有看不起你弟弟的意思。我说过的都是事实,也是好意提醒你弟弟……要是东方红枫因为今天的侥幸取胜而骄傲自满的话,一个月后,他和安魂之间的再次赌斗,只怕会败的一塌糊涂。”

我想起来我和安魂一月之后的约定,忍不住就说道:“那我要怎么样才能在一个月后继续胜过安魂呢?”

李鑫微微一笑,说道:“要是你肯吃苦的话,我倒是有个办法,让你一个月后打败安魂。只是你要先答应我,一旦我说出来的话,你不能告诉任何人是我的主意。”

我悄悄拦住还想替我说话的周小英,冲李鑫点头说道:“李叔请说,我保证不会告诉别人。”

李鑫犹豫了一下之后才慢慢说道:“你要打败安魂,首先要做的自然是想办法提升自己的实力。对吧?”

我再次点头,不明白李鑫到底要说什么,他刚刚说的这句话,可完全算是一句废话的。

李鑫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带着一丝的坏:“我知道一个可以让你在一个月内提升实力,并且足以压着安魂打的办法,你有没有兴趣听听?”

我奇怪了,这样的好事我哪有不愿意听的?可是我的心里,突然就有种不安的感觉。

李鑫慢慢的转动眼珠,最后下定决心似的说道:“我的办法其实很简单,那就是让你去拜一个人为师。这个人很厉害,只要他肯教你,你一定可以在一个月内学到堪比降龙诀的厉害战技。”

李鑫点点头:“你想想,只要你也学会了降龙诀那样的战技,还怕安魂做什么呢?你的力量和速度,可是比安魂要厉害很多的。再加上战技方面不输于安魂,就算你的战斗经验比不上他,可你的优势比劣势更多,你和他再打的时候,哪里还有不胜利的道理?”

我犹豫了一阵,没能忍住堪比降龙诀的战技的诱惑,点头说道:“那这个人是谁?会收我为徒吗?”

李鑫顿时就高兴起来了:“哈哈……这个你就尽管放心好了,有我出马,他不可能不收下你这个弟子的。”

我顿时明白了之前我为什么觉得不安了,原来这一切都在李鑫的算计之中,说不定,那个要收下我的“师父”,就是李鑫本人。

简介:一个平凡的学生,被当做人质抓去,从此走上了不平凡的军人生涯。他很普通,却又不时的创造奇迹,给华夏国带来意想不到的改变。征战途中,有兄弟相助,有红颜相伴……

益华大学是我国著名的私立大学,无论是教学设施,还是师资力量,亦或是教学质量等等,都不是我就读的这所学校可比的。

所以我们来到益华大学的时候,我第一个就忍不住说道:“这设施也太奢侈了,都不像是学校,简直就是豪华的宾馆或酒店式的装修啊……”

好不容易说动闵校长,也跟着过来的杜一菲笑道:“那是,你也不看看人家的设施,哪里是我们学校可比的?”

就连孙小艺孙秘书也说道:“论条件的话,就算是几所京城国立的大学都没有这些私立学校好。不然的话,谁会花大价钱把孩子送到这里来上学呢?”

我们正观赏益华大学的风景,就看见李正过来了,他老远的就喊着我的名字:“金仓,你们来啦,快请办公室里面坐去。”

我们一行四人上前和李正见过,便跟着他朝一栋看起来应该是办公楼的大楼走去。

这栋办公大楼足足有十八层,看起来很是雄伟壮观。我们在李正的带领下来到了十四楼,然后就在十四楼的第一个房间里面坐了下来。

这房间就是李正的办公室,装修风格偏向西方化,也算是中西结合式的。我们一行四人来到益华大学,也算是益华大学的客人,所以李正给我们泡了茶水之后就说道:“金仓,孙秘书,华明、菲菲,你们刚到,对我们学校不是很熟悉,一会儿我让人带你们在我们学校走一走,看看我们学校的风景,如何?”

我看一眼孙小艺,见她没说话,便只好说道:“也好。反正我们是客随主便,李老师怎么安排我们就怎么办好了。”

李正哈哈大笑:“金仓你别这样说啊,我可是对你很感激的,要不是你,我可能都已经离开学校了……往事就不提了,总之一句话,我能有今天,都是托你金仓的福,所以啊,这一次你们过来了,我一定要好好的招待你们一回,也算是感谢你们了。”

我心知他说的是上次在我们学校那边的时候我帮他们救了几学生的事,所以也笑道:“过去的事情就别说了,一切都是缘分!李老师,要是方便的话,麻烦你给我们安排一下休息的地方,我坐车时间长了,有些累,想休息一下。”

李正立即站起来:“我这就给你们安排休息的房间去,你们在这里稍等一会儿,马上就好。”

我笑着看李正离开,然后就对孙小艺说道:“孙老师,你怎么不说话啊?我们这一次是以你为主的,你要拿主意啊。”

孙小艺笑了:“金仓,你的能力我是知道的,所以我很放心吧一切事情都交给你了。我这一次过来,一是为了学校的事情,但更重要的却是为了过来办一件私人的事情。所以,和益华大学联谊的事情,就交给你和王华明、菲菲去办,我呢,今天下午就要去办我私人的事情,可能的话,得明天才能回到这里呢!”

我愣了,看着孙小艺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孙小艺明明是这一次的带队老师,怎么可以什么都不管,却去办自己的私事呢?这好像有些不负责任了吧……

孙小艺看着我愣,便又笑道:“是不是觉得我不负责任啊?我告诉你哦,我这一次是挣得周校长的同意的,可不是自作主张,也不是擅离职守。金仓,你就好好的把这一次的事情办好,等回学校了,我会告诉周校长,让他感谢你的。”

我苦笑道:“孙老师,你都怎么说了,我还能怎么说呢?你去忙你的吧,我会做好这件事情的。”

孙小艺笑了,很开心的样子:“我就知道你会答应的,呵呵……金仓,有王华明和菲菲帮着你,这件事情一定会很顺利的。”

我点点头,不知道到底该怎么说才好。这时候杜一菲就说道:“孙老师,要不我也陪你去办你的私事吧,这里有几次和王华明两人就行了。”

孙小艺看着杜一菲神秘一笑,说道:“好啊,那你就跟着我走吧。我们先去外面看看,买身衣服,然后就出去办事。”

杜一菲很高兴的跟着孙小艺走了,留下我和王华明两人,完全就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幸亏李正这时候回来了,他似乎也知道孙小艺和杜一菲离开了,所以就对我和王华明说道:“我给你们安排好了房间,你们可以随时去休息。”

李正笑道:“别客气,都是我应该做的。对了,中午的时候我叫你们一起去吃饭。我们食堂的伙食可是很好的,保证你们吃了之后回味无穷。”

我和王华明再一次的道谢,然后在李正的引导下,来到益华大学外的一间酒店之中。李正也算是尽心了,我们每个人一个房间,很宽敞,也很舒适。

王华明本来是不想休息的,他想去益华大学里面游玩一番。但是看我没心思去益华大学里面参观,也就跟着我一起来酒店休息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电话铃声把我给吵醒,我睁眼看时,却是个很陌生的号码。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电话:“你好,你是哪位?”

白芯还是很冷淡地说道:“谢谢你救了我的女儿。不过你拿了我们万龙会的东西,还是希望你可以还给我们。我可以保证,只要你还给我们本来就属于我们的东西,我们绝不会再找你的麻烦。”

我有些生气了,怒道:“我说过好多遍了,我没拿你们的什么东西,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

白芯叹了口气:“你就别瞒着我了,我身边没别人,就我一个人。金仓,那东西对你来说没什么用,还只会给你带去无穷无尽的灾难。我劝你还是交给我们的好,不然的话,就算你是就我女儿的人,我们万龙会也是不会轻易的放过你的……”

我更是觉得生气,忍不住就吼起来了:“少说废话,有什么手段就冲我来好了。我没拿过你们的东西,你叫我拿什么交给你们?”

白芯沉默了,很久之后才说道:“我女儿白凤也说你没拿过万龙会的东西,但是万龙会里面……有人坚称是你拿了我们的东西,所以,他们还会派人去找你。你自己小心一些。”

我忍不住就叹了口气:“谢谢你的关心。不过我是真的没拿过你们的拿什么基因战士的磁盘,我见都没见过。要是你们不相信的话,我也没办法,只能和你们斗下去了,反正我们之间也斗了这么久了,不在乎再多斗几天。”

白芯默默地挂断了电话,似乎也很为难。她的女儿白凤是我救出来的,可是她却要在万龙会的命令下和我为难,也的确是有些为难的。

放下电话,我感觉心里很不舒服,忍不住就给李欢欢打了个电话:“欢欢姐,你知道万龙会的基因战士吗?”

我把刚才和白芯的通话和她说了一遍,就听见李欢欢说道:“我下午就去京城,你先呆在益华大学里面别出来,我担心万龙会会派人过去抓你。”

我也有这个担心:“你就别过来了,要是万龙会派人来的话,你过来也会有危险。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就放心吧。”

李欢欢很是随意地说道:“我能不过去吗?你是我老公,你要是出事了,我该怎么办?你等着我,我下午就过去找你。对了,白凤也去了京城,也不知道是不是去找你的,你小心一些。”

李欢欢不屑地一笑:“不就是怕我们几个人会说她的不是,所以就离开了惠姐家。”

我没听李欢欢的话,却暗暗想到:是不是真的是找我来啦?看白芯的态度,她女儿白凤也许就是会过来找我的。看来那个什么基因战士的光碟,真的很重要,万龙会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找回的。

我回过神来:“没事。我在想,你还是别过来了,我不想我们都置身于危险之中。再说了,那边的事情也很多,你就留在那边处理那些事情。我会尽快和益华大学谈好联谊的事情,然后就回学校去。”

李欢欢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说道:“那好吧,你多注意一下,有事的话就赶紧和我联系。”

我应了一声,放下电话,正要去洗把脸,就听见有人敲门。我以为是李正来叫我们去吃饭的,想也没想就拉开了房门。

酒店的房门是很宽大的,所以我拉开房门之后也不用让在一旁。但是就在我拉开房门的一瞬间,我就忍不住的后退了一步。因为我看到了一个我刚刚还和李欢欢提到过的人——白凤。

白凤点点头,忽然就上前一步,自己就往房间里面走去:“哥,我没地方住,可以在你这里住几天吗?”

我一愣,随即想起李欢欢的话,便笑道:“没问题,我可以去和王华明一起住,你就住在这个房间好了。”

白凤很是奇怪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小声问我:“哥,你真的没有拿过我们万龙会的磁盘吗?”

我感觉胸中怒气上涌,忍不住就说道:“说到底你们还是不相信我,那你们就直接搜好了,反正我是真的没拿过你们的东西,也不知道你们到底准备把我怎么样……”

白凤打断我的话:“我跟着你,不是怀疑你拿了那个磁盘,而是……我想要保护你,至少,在找到磁盘之前,我要保护你不被万龙会的人伤害。”

我心下一动,感觉有些出乎意料:“你……你是这样想的啊,我误会你了,不好意思啊!”

白凤轻轻地说道:“没关系,反正我以前也的确是想过要伤害你的,你也没有误会我什么……”

我有些尴尬地笑道:“不管怎么说,这一次都是我误会你了,应该给你道歉的。白凤……你老是告诉我,那个基因战士到底是不是真的?难道现在就应该可以人为的制造出基因战士了吗?”

我暗暗叹了口气:“不能说的话就算了,反正我也不是很想知道。要不是你们为了这个什么基因战士的光碟追杀我好几个月,害的我都有些心烦,我也不想问你的。”

白凤咬牙说道:“我可以告诉你。这是我们万龙会最大的秘密,希望你不要告诉别人。基因战士项目是我们万龙会花费巨资,并且和国外好几家基因研究机构,以及好几个国外势力合作,经过将近十年的时间,才研制成功的一种基因药剂。这种基因药剂可以促使人类的基因生改变,使人类拥有更加强大的力量和度,并且对人类的智力、视力、听力等等都有相应的提升。但是目前我们所拥有的基因药剂,也有很大的副作用——也可以说是缺陷。就目前自愿接受注射的十名实验人类来看,成功改变了基因的有一半,也就是五个人。但是在这五个人之中,居然只有一个人的身体素质得到了提高。其他的四个人,全部都病变了,完全失去了活动能力。”

我吓了一跳:“十个才有一个成功?那是不是也太低了点啊?依我看,你们的基因药剂根本就还算不上成功……”

白凤点点头:“你说得对。不过我们丢失的磁盘缺失改良过的基因药剂的配方,理论上是可以百分之百成功的改造人类基因的,可惜的是丢了,知道现在都没有找到。”

我还是不太相信白凤的话:“你们可以研制出这样的基因药剂?这个……我还是不太相信。要知道现在很多国家都在研究人类基因,但是成效甚低,难道你们一个万龙会就比得上庞大的国家吗?居然以一己之力研制出了基因药剂!”

白凤微微一笑:“你是不知道,这几年万龙会几乎把所有的财力和人力都用在了这个上面,加上国外势力的支持和帮助,还真的就研制出了这样的基因药剂。”

我点点头:“万龙会这些年搜刮的钱财的确不少,又有国外势力的支持,也算是财大气粗,要做到这一点,也有几分可能。”

白凤上前几步,究竟坐在房间的一张沙上:“我口渴了,你能不能给我倒杯水?”

我赶紧给她倒了杯水,然后就问她:“那你们到底是凭什么说是我拿走的磁盘呢?”

白凤喝口水,说道:“其实也只是猜测。我们老大说你就是军方的卧底,怀疑就是你在军方袭击我们的海上基地的时候拿走了我们的磁盘。我知道你根本就没有拿过那东西,不然的话,你现在也不会还呆在学校上课。”

我笑了:“就是啊,你都看出来了,也就没必要再跟着我了。呵呵……白凤,你叫我一声‘哥’,那我就以‘哥哥’的身份告诉你,你完全没必要再怀疑我,我是不会骗你的……”

白凤也笑了:“我这不是想着保护哥哥你嘛!哥,你就别劝我了,我已经说过了,除非找到磁盘,否则的话,我就一定要跟着你的。”

我哭笑不得,只能退而求其次:“那随便你了。白凤,我中午要去和益华大学的老师们一起吃饭,你看……”

我本想让她自己留在酒店的,这下好了,只能硬着头皮说道:“那好吧,一起去。”

我转身出门,叫上王华明,准备三个人一起去益华大学找李正。王华明看到白凤,一脸的惊艳,我在一旁介绍道:“这是我……我妹妹,叫白凤。白凤,这位是我们学校的师兄,王华明。”

王华明赶紧对白凤笑道:“你好。我叫王华明,是金仓的师兄,你是益华大学的学生吗?”

王华明一脸的尴尬,我只好说道:“她正生我气了,你别介意啊。她可不是益华大学的学生,她……她没读书了,现在是……是个自由职业者。”

对于白凤的身份,我感觉很不好给别人介绍,只能含糊地说她是“只有职业者”。

王华明点点头,勉强笑了:“看来你妹妹的脾气和你一点都不一样啊,我还想和她做朋友呢,看来……呵呵……”

我忍不住就笑起来了:“怎么,你被她打击到了?我劝你别多想了,我这个妹妹,可不是你这样的好小伙儿能够追上的。实话告诉你吧,她的眼光高着呢,你就别自作多情了。”

王华明不由自主地点点头:“你说得对,她看都不看我一眼,我只能是痴心妄想了。”顿了一下:“对了,李正老师刚才来过,说是让我们直接去学校的食堂二楼,他在那里等我们。”

我便赶紧的追上白凤,把这事和她说了下,领着她便往益华大学的食堂走去。王华明远远的跟着我们,竟然都不敢和我们并排走了。看来白凤的冷淡,把王华明给镇住了。

简介:少年偶遇流浪上神,倾囊相助,获上神青睐,步入修仙之列。拜良师,交益友,结红颜,多方相助威名显。 战强敌,斩悍匪,于战乱之中晋升,于战斗之中成长。率领百万雄师征战四方,建国立业,一统修仙界,位列修仙界之主。 刻苦修炼,博采众长,终跻身上神之列。护修仙界和平,战神界绝世高手,平九界之乱,成就不世之功。 历劫难,成功名,九劫真神威震九界。

齐飞鸿看上清散人有话就说,心直口快,顿时就明白和他在一起时该怎么做。他二话没说直接盘膝坐下,冲上清散人一点头,示意自己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开始。

上清散人略微一愣,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神色来。他还真的是一个不喜欢啰嗦的人,看齐飞鸿这么直接,心中倒有些小小的喜欢齐飞鸿了。

换做别人,将自己辛辛苦苦修炼得到的一切瞬间毁去,是无论如何都要考虑一番的,不会和齐飞鸿这般直接爽快。上清散人却是不知道,齐飞鸿早已经发现自己修炼的弊端,也早就想要重新开始修炼了。

如果齐飞鸿手里有筑基丹,或者是有名师指点,他早就毁去自身修为,重头再来了。

上清散人随手拿出一枚黑黝黝的丹药来,递给齐飞鸿的时候说道:“这是筑基丹,一会儿为师先废掉你的修为,然后给你服用筑基丹。筑基丹服下之后,你需要将筑基丹内的药力化开,并炼化吸收。整个过程至少需要七天七夜,期间会很痛苦,你务必坚持住了。”

齐飞鸿点点头,并不说话,他暗暗下定决心,好生把握这难得的机会,彻底改变自己的现状,为以后的修炼打好基础。他终于有机会重头再来,岂能不珍惜?

上清散人见齐飞鸿神色坚定,暗暗点头,对这个实力低下,年龄也偏大的新弟子倒是另眼相看了。

废掉齐飞鸿的修为,对上清散人来说易如反掌,上清散人仅仅只是在齐飞鸿的丹田处轻轻一拂,齐飞鸿便脸色大变,冷汗如雨,体内真气全部散去,修为全无。一种来自身体内部的无法言表的痛苦瞬间袭击了他的全部神经,令他痛苦不堪。

齐飞鸿强忍着这无可比拟的痛苦,硬是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上清散人看在眼里,暗暗点头,觉得齐飞鸿虽然年龄偏大,但是有毅力,说不定以后也会有些成就。

齐飞鸿自然不知道上清散人的想法,他咬牙忍受着痛苦,根本没有心思注意上清散人的神色变化。

奇怪的是他的元神依旧在他的体内,丝毫没有受到修为被散去的影响。上清散人毁掉的是齐飞鸿的修为,不会伤害他的元神。元神不是轻易就能毁去的,否则的话,只怕会伤及根本,一命呜呼。

齐飞鸿独自摸索修炼,元神初成,付出了数倍于其他人的努力和艰辛,要是也被毁去,他只怕也无法接受。

齐飞鸿很是佩服上清散人的这一手,在他看来,上清散人的实力已经远远超乎了他的想象。他暗暗庆幸,感觉自己将会有一个实力得到巨大提升的机会。

接下来便是要服用筑基丹了,齐飞鸿对这种传说之中的灵丹很是好奇,他接过上清散人递给他的筑基丹的时候,忍不住多看了好几眼。筑基丹外形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圆圆的光滑如镜,颜色略显灰暗,透着某种无法言表的异香。

上清散人看出齐飞鸿的好奇,笑着说道:“筑基丹只是众多丹药中最常见的一种,它对炼体境的修仙者有大用,属于最低阶的丹药。按照灵丹的等级划分,它只是一品灵丹。”

齐飞鸿忍着修为散去之时的痛苦问道:“师尊,筑基丹已经很厉害了,可以让修仙者重新修炼,而且能够帮助修仙者突破炼体境,在外面千金难求。”

上清散人哈哈笑道:“千金难求?那可能只是你所在的地方缺少了高品质的药材,也缺少了高明的炼丹师,所以才会如此。为师修仙的时候,筑基丹是每个人都会有的,师尊会第一时间发给我们服用,加快修炼速度。”

上清散人笑道:“为师成仙已经十万年,算起来开始修炼也在十万年之前的某个时候。太久远了,久远到为师早已经忘记了无数的事情……飞鸿,为师现在和你说起这些,是因为你服下筑基丹之后,有几个不同的选择,为师想听听你的打算,然后决定如何帮你筑基。”

上清散人看齐飞鸿有些迷茫,便解释道:“如果是想成为一名炼丹师或炼器师,那就应该选择重点修炼元神之力。因为元神之力是炼丹师炼制丹药,或者炼器师炼制兵器护甲等必须的,元神之力越强,能够炼制的丹药和兵器护甲之类品质就越高。简单来说,元神之力的强弱,直接影响到炼丹师和炼器师未来的成就。如果不想成为炼丹师或炼器师,而是想成为一名寻常武师的话,那就要修炼自身,自身越强,实力也就越强。简单来说,一个是重点修炼自身,一个是重点修炼元神。”

上清散人笑道:“自然有所区别的,不过殊途同归,最终都有希望成就仙位。不同之处在于,不同的修炼方式,所获得的能力是不一样的。元神之力在于增强自己的元神,最后肉身蜕变,甚至是直接丢弃,元神成仙。这一类的仙大部分都没有肉身,战斗力自然就弱一些,不适宜正面战斗。但是他们的元神强大,更利于探查、暗杀、炼器等等。修炼自身的武师,主要修炼真气、灵力和仙力,他们更偏重于自身的修炼,特别是肉身的力量修炼。这一类的修仙者肉身强悍,战斗力也强于元神成仙之人。真气、灵力和仙力,都更利于发挥出一个人的战斗力,更能够在战斗中占上风。炼丹师或炼器师很难击败和自己同等级的武师。当然,这都不是绝对的,只是一般情况。为师也曾经遇到过修炼元神之力的炼器师的战斗力比同等级的武师战斗力更强的,但那绝对是个例,极为少见。”

齐飞鸿大致明白了上清散人的意思,点点头说道:“这么说来,如果我要想成为一个炼丹师或炼器师的话,就注定了无法战胜和我同等级的武师了?”

上清散人点点头:“绝大多数情况下是这样的,炼丹师炼制的丹药的确有很多可以杀人于无形,炼器师炼制的法器,灵器或仙器,更是有着巨大的杀伤力。但是在正面战斗之中,二者都很难战胜和自己同等级的对手。炼丹师也好,炼器师也罢,都像是武师的辅助。因为他们炼制的灵丹或法器之类,都可以被武师使用,化作武师的战斗力。”

齐飞鸿说道:“那如果弟子在炼丹和炼器上同时达到某种境界的话,同境界的武师还是弟子的对手吗?”

“这个……”上清散人犹豫了:“为师也没有见过这样的先例,还真不好下决断。这是你选择的未来修炼之路吗?”

齐飞鸿点点头,没有说话,他内心已经做出选择了。上清散人微微点头:“既然你已经选择了自己的道路,那就走下去,说不定你会创造奇迹,让世人眼前一亮。”

齐飞鸿说道:“弟子听师尊您的。弟子只希望自己的实力能够变强,其它的暂时都不多想。”

齐飞鸿这样说,其实早已经做出决定了,他和上清散人商谈,也不过是要让自己的决心更坚定一些。上清散人早看出齐飞鸿的心思,解释这么多,也是要让齐飞鸿自己为自己的决定负责,以免以后后悔。

以上就是4本足以封神的经典网络小说,而在近年来的网络小说中,数量虽多,却很难见到这样优秀的作品。

More From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