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自杀与活着的博弈纠结

9月10日是第九个世界预防自杀日,今年的主题是多元文化社会之自杀预防。

据统计,中国平均每年有28.7万人死于自杀,200万人自杀未遂,相当于每两分钟就有一人自杀身亡。

先来看一组数据:在全球每年100万自杀身亡的人群中,有超过四分之一来自中国;我国自杀率为23/10万,属于高自杀率国家。自杀,已悄然成为我国第五大死亡因素。

翻看任何一份报纸,几乎都能找到一篇有关自杀或试图自杀的新闻报道,越来越频繁的自杀事件,让中国式自杀这一冷酷而神秘的话题逐渐进入到民众的讨论之中。

细想你生活的小圈子里,一定听说过某人自杀离去的消息,你听到时先是惊讶,然后遗憾,最后遗忘。生命的意义竟如此沉默,悄无声息,毫无征兆,蔓延成为沉默的大多数。

面对自杀,我们或许会异口同声地发问:为什么要自杀?一个人连死亡都不怕了,却还怕继续活下去。这是多么拧巴的一个问题。也许正是因为过于拧巴了,所以在那一念之间,选择了死亡。这就像一个人站立在绳索上,他必然要倒向一边,左边或者右边,生存或者死亡。这多少有点像哈姆雷特的经典台词: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必答之问题:是否应默默的忍受坎苛命运的无情打击,还是应与深如大海的无涯苦难奋然为敌,并将其克服。此二抉择,究竟哪个更高贵?

最后问话中的困惑,是迫于生存现状的压力而提出的无助的问题,这也是导致一个人最终走向死亡、选择自杀的根源。由此可见,真实生活的残酷如此恐怖,堪比死亡。

自杀本是一种个人行为,但中国人在面对自杀问题的时候,常常因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等传统观念的影响,将个人行为变成家庭行为。于是,首先考虑的便是父母的感受和儿女的命运。这样的思想,不可否认会挽救一批想要自杀的人。但是,另一传统观念却又助长了自杀行为的上演,那就是舍生取义。这也是中国式自杀的主要原因。

自杀往往源自冤枉或委屈,而家庭纠纷和情感纠葛又是上述两种情绪的主要酿造地。尤其是在农村,由于知识的缺乏,导致容易感情用事,于是上吊、投河、服毒等悲剧频繁发生。

我经常看到一些这样的新闻:一对情侣,以死亡的名义来诠释爱情。我觉得这基本可以算作是世界上最傻的行为了。因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还有什么爱情可言呢?只有好好活着,才能更好地去爱下去。

生命只有一次,可以活着莫过于今生最大的幸福,这不禁让我想起余华的小说《活着》,以及纪录片《好死不如赖活着》,还有剧情片《最爱》。这些文艺作品都表达了对生命的崇高敬仰。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More From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