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简史》出现四个版本 图书山寨跟风何时休

提起以色列作家尤瓦尔·赫拉利的《人类简史》,很多人都知道,但是当你想要买来读的时候,就要睁大眼睛仔细看了。因为网上就有四本书名、版式设计都差不多的《人类简史》等着你,一不小心就会读到假的。其实,这种山寨、克隆、跟风的伪书早已司空见惯,出版人李德明表示,目前山寨跟风书泛滥,不仅侵犯了原作出版社的权利,对读者的危害也极大,“让增长见识的读者毫无收获,有些甚至接受了错误的知识”。

《人类简史》是生于1976年的以色列新锐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的作品。该书在2012年出版后,受到世界学术界瞩目并很快被翻译为近30种文字,畅销全球。中信出版社在引进版权后,分别于2014年和2017年印行了前后两版《人类简史:从动物到上帝》,经过张小龙、罗振宇等互联网圈名人推荐后火爆网络,据报道销量已突破百万册,成为现象级畅销书。

日前,《人类简史》又火了起来。有意思的是,这次的《人类简史》并不是尤瓦尔·赫拉利的《人类简史:从动物到上帝》,而是一本叫《人类简史:我们人类这些年》的书。有网友就表示,他们本来想看《人类简史:从动物到上帝》,没想到却碰到了“李鬼”,读了后才发现是一本假的《人类简史》,于是到豆瓣等网站上声讨,没想到很多网友都遇到了这种情况。最终,该书在豆瓣评分低至2.5分,并被打上了“山寨”字样。

记者发现,其实网上售卖的不只有这两个版本的《人类简史》,而是四个版本,还有一本叫《人类简史:从远古到二十一世纪》,作者是海斯、穆恩、韦兰,译者是王敬波,中译本出版于2017年6月1日,目前在豆瓣上暂无评分,不过也有读者中招,告诫其他读者这本也是假的。最后一本叫《人类简史:听房龙讲人类的故事》,这不是一本普通的伪书,它是著名作家亨德里克·威廉·房龙的成名作,很早就被引进中国,掀起了不小的“房龙热”,只是该书以前叫《人类的故事》,如今再版却蹭了《人类简史》的热度。这四本《人类简史》不管是书名还是版式设计都极为相似,一不小心你就会买到一本假的《人类简史》,而且买到假的几率极大,比如在京东上搜索《人类简史》,排在第一位的就是《人类简史:听房龙讲人类的故事》。

其实,这种山寨、克隆、跟风的伪书早已司空见惯。上世纪90年代的地摊文学是山寨书真正的天下,那时候出现了一大批“新”字辈作家,比如金庸新、古龙新、梁羽生新等,出版了一大批诸如《剑魔独孤求败》《中神通王重阳》《东邪黄药师》《西毒欧阳锋》《九指神丐洪七公》《风流顽童周伯通》之类的武侠小说,不仔细看还以为是本尊又出新书或者续集了,但是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是“金庸新”“著”中间有空格,而不是“金庸”和“新著”之间有空格。

出版人李德明认为,如今的成功学领域和儿童文学领域更是伪书泛滥之地。比如《正能量》一书走红,一大批如《正能量:做最强大的自己》等与“正能量”相关的图书跟风出版。“校训书”走红的时候,一大批诸如《哈佛凌晨四点半》《哈佛校训的24个启示》《哈佛校训20条人生箴言》等图书就出版了,问题是哈佛大学都说过“这些校训都是假的”。在儿童文学领域,比如杨红樱的《笑猫日记》一直很畅销,于是就出现了《酷猫日记》。在网上搜索《妈妈不是我的佣人》,会出现《爸妈不是我的佣人》《父母不是我的佣人》等近十本名称相似的图书。

接力出版社的刘平认为,别小看一本小小的山寨跟风书,虽然价格只要几十块钱,但危害极大。大部分的跟风图书拼凑内容,仿制体例,抄袭设计,混淆书名,品质与原版书相去甚远。由于不需要支付作家的重印版税,跟风图书在用纸、印制、工艺方面用料低劣,比原版书成本降低许多,从而以低价和低折扣获得更大的销量。专业出版人一眼就能分辨原版和跟风图书的差异,但是普通读者难以区分,很多读者因为价格关系、书名混淆难以判断,而选择了“李鬼”,其实这种恶意的擦边模仿已经构成了侵权。

李德明认为,这些山寨跟风书不仅侵犯了原作出版社的权利,对读者的危害也极大,“不仅是损失了钱财,还让想增长见识的读者毫无收获,有些甚至接受了错误的知识”。比如一位读者举例说,《人类简史:我们人类这些年》这本书中写到“尤其是食草类的动物,如鱼龙、斑龙和雷龙”,但事实上,鱼龙和斑龙均不属于食草动物。

为什么有这么多图书喜欢山寨、跟风呢?刘平说,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利益驱使,以成功学为例,现代人在精神上缺乏“安全感”,励志类书籍直接抓住了读者内心最深处的原始渴望,即对成功与财富的无限向往,于是大量的成功学图书出现。而这些跟风图书,不仅“创作时间”短,而且出货和销售速度快,销量平稳,相对而言风险较低。同时,跟风有利于降低包括宣传在内的各项成本。由于这些原因,跟风出版的短期效益不仅吸引实力不强的出版社,也让一些实力较强的出版社半遮半掩地加入到这个行列中来。

还有一个原因是,当前我国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不够,现有的著作权保护存在容易被利用的模糊地带,单独的书名不在著作权的保护范围之内,因此书名相似或雷同一般不违法。此外,即便目前图书的版式是受著作权保护的,但受害人在索赔时还存在举证难等问题。

李德明认为,现在想要从根本上遏制山寨跟风还很难,一方面需要有关部门的管控,另一方面也只能靠出版社自律了。

More From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