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根自爆不满被节目当“胸大无脑花瓶”惹毛同台女嘉宾连奥斯卡影后都开喷?

原标题:梅根自爆不满被节目当“胸大无脑花瓶”,惹毛同台女嘉宾,连奥斯卡影后都开喷?

不过这几天,梅根又开始活跃起来。不光邀请名媛帕里斯·希尔顿做客节目,还接受了美国娱乐周刊巨头《综艺》的采访,吐露了不少自己混娱乐圈时候的内幕,没想到又引起了争议。

这次《综艺》的采访全程在哈里和梅根的豪宅中进行,所以连写真也直接在豪宅里拍好了。

与以往喜欢走知性成熟风格的梅根不同,这次她少见地露出了活泼的一面,想要呈现出一些“少女感”和随性。

视频里她穿着4657英镑的连衣裙,戴着卡地亚的名贵珠宝,趴在庄园的草地上,时不时哈哈大笑。

梅根首次澄清了她在接受奥普拉等采访时,攻击王室的目的。她说她都只是在就事论事,绝对没有想要撼动君主制的企图。

她还回顾了哈里王子当时独自一人乘坐飞机去往欧洲其他国家时,收到女王去世的消息后的心情。

哈里感到五味杂陈,但乐观地认为奶奶现在可以和爷爷菲利普亲王团聚了。之前有传闻说哈里独自在女王去世的巴尔莫勒尔城堡待了几个小时,并拒绝和查尔斯与威廉一起用餐。

梅根还特意强调了她和女王的关系很好,非常喜欢女王。梅根在采访中称呼女王为“女族长”,认为伊丽莎白二世是个了不起的领导者。

她回忆自己第一次和女王一起参加公务时,感受到了女王对她的爱和对哈里的支持,这让她感到非常幸运和自豪。

这次采访的第二大亮点就是梅根罕见地谈起了她的女演员生涯。当谈到是否愿意再做女演员时,梅根的态度意外地坚决——绝不。

在演艺圈摸爬滚打很多年后,梅根才凭《金装律师》有了一些知名度,在剧集还没有结束的时候,她与哈里被爆恋爱,在结婚前就退出了剧组。

虽然她现在没有了王室的工作,法律上是可以继续做女演员的,但她觉得现在的影视行业的运营方式和影视文化和她入行时有了太多变化。

她认为人们不再能每天全家守着电视看热门节目,一切都要靠社交媒体的推动。这样的模式对于她来说是不能接受的:“我不想说的那么绝对,但我受够了做演员,至少我内心并不想再回到演艺圈。”

之前网友一直幻想,由英国王室故事改编的大热电视剧《王冠》如果再拍续集,梅根可以自己扮演自己这件事,看来是不太可能了。

当记者问她希望其他女演员怎么诠释她这个人物时,梅根回答:“我希望她们可以表现得温柔,俏皮,爱笑还有点傻气。顺便说一句,她们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交流经验。”

这件事大家应该还记得,两人在刚到美国不久就和网飞签了天价合同,拍摄两人逃离英国的心路历程,和他们的爱情故事。

这部纪录片原定今年12月上线月上线的《王冠》第五季,因为网飞不愿意在片中加入“本片受真实事件启发,部分情节虚构”的提示,惹怒了不少英国人。

不巧,这段时间女王还去世了,让不少人开始抨击网飞为了赚钱不择手段,把电视剧包装成纪录片,侮辱英国的形象。

因为《王冠》的风波,梅根和哈里的纪录片被网飞紧急叫停,可能梅根也意识到了片中一些内容可能会夸大或者捏造。

为了不引火上身,梅根把锅甩给了导演,说导演有自己的想法,不代表他们的感受。

话又说回来,梅根现在主持自己的播客,拍她和哈里的纪录片,也不算完全退出了演艺圈。

她不再做女演员,是因为她已经进入了上流社会,不再需要通过演戏赚钱了,说话也有了底气。

梅根说,如果她的两个孩子想进入演艺圈,她绝对会支持。因为她的孩子愿意传承她的职业,她自然很开心,但希望他们能开辟更广阔的道路。

话说如果他们的孩子真的有人做演员或歌手,那绝对是娱乐圈大新闻,毕竟之前英国王室从来没有君主的直系后代逐梦演艺圈的呢。

不过提到小女儿丽丽贝特,梅根是有单独的期许的。她说不希望女儿只注重外表,而是希望她做一个“聪明”的女性。

她在播客节目中表示,她小时候就觉得自己“不是漂亮女孩,而是个聪明的女孩”,自己更喜欢追求让自己看上去有知识的东西。

“我希望我们的女儿渴望更高级的目标。我希望莉莉贝特喜欢学习,想变得更聪明,并为这样的想法感到自豪”。

梅根在因为《金装律师》成名前,曾经是美国长寿综艺节目《成交不成交》中标志性的模特女团中的一员。她们因为每个人手里拿着作为节目重要道具的手提箱,所以被称为“手提箱女孩”。

梅根说自己在这个节目上,她感到自己像个“胸大无脑的”(原词Bimbo),因为节目组只看重手提箱女孩的外貌,而不在乎她们是否聪明,这让她感觉自己被当成了一个内心空洞的白痴花瓶对待。

梅根还抨击了上节目前,女郎们外貌内卷的细节。她说自己被要求定期美黑,穿胸垫很厚的衣服以显得胸大一些,还被要求在镜头前吸气收腹,以显得更瘦一点。

出现在该节目第二季中的梅根透露,女孩们被迫定期喷美黑喷雾并穿上带衬垫的胸罩,节目组会提前在房间里准备好这些用品给她们。

“有时我在片场的时候,会回想起我在美国驻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大使馆实习的时光,以及在与财政部长交谈的时光。

我感到人们重视的是我的大脑而不是长相,在节目里恰恰相反,所以我退出了,我不喜欢被物化,所以我后来退出了节目。”

尴尬的是,梅根可能自己并没有察觉出她的高高在上。梅根在这期播客节目上请来了千禧年豪门名媛的代名词帕里斯·希尔顿,期间却总是在强调自己很聪明。

帕里斯在节目里讲述了自己在寄宿学校受到的霸凌和来自学校官方的。于是她为自己打造了人间芭比的人设,希望能通过追求精致的外貌,假装自己是童话里的公主,以逃避那段痛苦的记忆。

梅根马上表示自己也因为曾是手提箱女孩所以被贴上了花瓶的标签,并表示自己从小就觉得自己是聪明人,所以年轻的时候看不上长得漂亮又有钱的帕里斯,觉得她没脑子,并现场为自己曾经的想法道歉。

不知道帕里斯听了梅根自夸高智商后的想法是怎样的,反正梅根的前同事们是生气了。

许多曾经做过手提箱女孩的演员和模特们感到不适,她们认为梅根表现得众人皆醉我独醒,认为自己比其他漂亮女孩更聪明,是在变相讽刺她们无脑,甘愿被当花瓶。

真人秀明星、模特以及脱口秀主持人Claudia Jordan曾在该节目上做过四年的手提箱小姐,并和梅根同台过。她质疑梅根夸大其词,也不赞同梅根把节目组形容得什么都不是。

“的确,在这里当模特最重要的不是你的智力,但每场节目制作人都会找到性格最开朗,说话最风趣的模特在节目里进行更多互动,让她们展示自己。

节目组没有把我们当成胸大无脑的花瓶,如果你自己不努力利用这个机会,那你得到的当然有限,但利用好机会,它就能成为你的阶梯。”

“这个节目是我25年演艺生涯的第一步,我为此还清了贷款,能面对1300万观众。

因为这个节目我成为了《飞黄腾达》的嘉宾,我被邀请成为防治乳腺癌宣传大使,我做了主持人,成为了《人物》杂志最美的100个面孔,我成为了环球小姐的主持人。

Jordan表示自己多年来一直在社交媒体上帮梅根说话,但她不希望因为梅根的话,让人们对《成交不成交》有误解,也不希望因为梅根,让大家歧视其他的手提包女孩。

另一名手提箱女孩Patricia Kara,直到2018年都还是这个节目的常驻女嘉宾。她表示节目组没有像梅根说的那样,专门搞个房间逼她们贴假睫毛,美黑,垫胸。

Kara说回忆起在节目组的日子,只有美好的瞬间。她也觉得因为长得漂亮去做公文包女孩没什么丢人的。

意外的是,就连演艺圈大前辈,奥斯卡影后乌比·戈德堡都认为梅根这话说得不妥当。

乌比·戈德堡是著名的自由派支持者,梅根以前的大部分观点她基本都会赞同,但她认为梅根强调聪明的女人比漂亮的女人更高级,本身就是一种来自女性内部的歧视。

“这样的说法会让节目上其他的女孩感到不适和尴尬,她们没什么错,也许很多人接这个工作只是为了养家糊口而已。

其实梅根的本意也许是希望更多女性追求精神上的饱满,没有恶意,但她的自夸难免让人觉得不舒服。

“聪明”应该表现在真实生活中,而不是采访的对白里。多说多错,引起争议是必然的啊…

More From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