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新贵身藏私密俱乐部

在金融危机的阴霾下,欧美经济持续低迷。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亚洲则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日益崛起的新富阶层就是这股浪潮下的代表人物。与他们的声名相比,他们的消费能力更让人侧目,世界奢侈品牌纷纷抢滩登陆亚洲就是最好的明证。

然而他们除了享受物质生活之外,还有哪些生活方式更让人们好奇。而美国媒体近日报道的一些亚洲顶级的俱乐部和运动场所或许可以解答人们的疑惑。本版文字 鱼落 王裳

如果幸运的话,在某个晴朗的午后,你或许可以在东京草地网球俱乐部里看到明仁天皇和美智子皇后,他们会在这里打上几个小时的网球。

这家俱乐部坐落在东京市中心的高档街区──麻布区。它于1900年在政府支持下建成,旨在通过网球促进“国际友好”。如今,这家声名显赫的俱乐部包括8名日本皇室名誉会员以及659名普通会员,普通会员中包括194名非日本人,他们中既有大使,也有企业精英人士。

据悉,日本申请人每3年才有一次申请入会的机会,通常可供申请的会员名额只有20至30个。而外国人随时都可以申请入会,但必须得到两位普通会员的推荐。此外,所有准新会员都必须通过俱乐部董事细致全面的面试。与俱乐部其名不符的是,这家俱乐部甚至没有草地球场,只有10座露天红土球场。

和东京草地网球俱乐部不同的是,坐落于泰国首都曼谷郊外的阿尤亚高尔夫俱乐部刚刚成立3年,然而它已经声名在外,因为它体现的是一种尊享性——这间俱乐部只为会员和他们的客人服务,即使在相对空闲的时间也是如此。

67岁的俱乐部主席兼总经理披塔解释说,这家俱乐部就像是一处保护区。他们计划将会员人数控制在500人以内──因此不必担心打高尔夫时被外人打扰。目前,200名会员中既有泰国人,也有外国人。

秉承类似的精神,该俱乐部不作任何市场推广。由于俱乐部会员的资格只能通过受邀的方式取得,披塔说,有些申请人被“巧妙地拒绝”了,因为他们不符合该俱乐部的理念,他将这种理念描述为“真正懂得欣赏顶级品质的高尔夫球场氛围、特质和设计。”

19世纪中期,驻印度的英国军官学会了古老的马球运动,并使之成为欧洲精英阶层的爱好。但这项运动的起源却是在亚洲,富有的印度人至今仍会在新德里的斋浦尔马球场等运动场打马球,这座运动场是陆军马球马术俱乐部管理的三个国际标准马球场之一。

陆军俱乐部举办印度赛季最长的马球赛事,赛季共长三个半月,分为春秋两季。近年来,印度军队单位、政客和实业领袖都曾派出代表队参加该赛事。身为亿万富翁的酒业巨头维贾伊·马尔雅和钢铁大亨纳维恩·金达尔都各拥有一支球队。据悉,建立并维护一支马球队的费用却是非常昂贵的。由于每队有20至24匹马,最好的马匹买价高达13000美元,而每年的饲养费最低为1500美元,因此每年的维护费足有30000美元。

在新加坡历史悠久的吉宝湾750米长的海岸线上,游艇码头成为身份的象征,最近几年它一直是富豪争夺的焦点:这个本来只有75个泊位的游艇码头,去年在一片呼声中被迫增加了52个泊位,但是又很快被一抢而空。预计在今年年底,还会增加41个泊位,将让吉宝湾码头最终成为拥有停泊168艘游艇能力的超级炫富场。

据报道称,吉宝湾码头一直以“终结生活”为追求目标,不仅拥有游艇泊位,还有高级日本餐厅和私人会所,更有不少滨水酒吧,成为富豪们交际的重要场所。

今年,这个码头还成为世界游艇比赛唯一停靠新加坡的地点。这个比赛每两年举办一次,在各大洲之间航行,赛程长达9个月。如果个人想要在这里拥有一个停靠位并不容易,每个月需交纳高达38000美元的费用。尽管如此还并不一定有资格——除非在吉宝湾地区拥有住所。在附近购买一套拥有4间卧室,大约230平方米的公寓就需要400万美元。如果说这个码头缺什么?它唯一不缺的就是有钱人。

More From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