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警方破获尘封24年的枪击案现场画面曝光

我嫂子同事就给我打电话了,说你快来兴隆镇吧,你哥哥不行了,她说出事了,我说出啥事了,她也没细说,她说人已经完了,当时我接到这个信啊,真是那都蒙了,活蹦乱跳的人咋就没了呢。

时间回到1998年7月13日清晨,在哈尔滨市呼兰区大用镇村外的土路上,有村民看到,一辆收猪的农用车静静地停在路边。

这辆车上的驾驶员和副驾驶,两名男性死在车的驾驶室里,两名死者的死因,看出来是枪击头部死亡。

当天早上四点,雇佣的老板让两人先把前一天收来的猪送到杀猪点,再去哈尔滨市呼兰区白奎镇收猪,卖猪的钱有10000多元现金,这在当时,算是一笔巨款,然而这笔钱不见了。

副驾驶在右侧太阳穴,驾驶员在左侧太阳穴,我们就高度怀疑,现场应当是两人以上,各持一把。

案件定性为抢劫杀人案件,当地警方组成百人专案组立即开展侦破工作。很快发现了一个疑点,就是收猪车当天偏离了以往常走的路线。

卖完猪了,他正常往右侧行驶,他家在这边,他不应该向这方来,只有一种可能,或者是胁迫。

当年的收猪车有一个特点,就是招手即停,谁家有猪,收猪车可以上门收猪,从车的空载情况看当时还没有收到猪,那收猪车为什么要偏离路线呢?

哈尔滨市公安局呼兰分局刑侦大队 大案中队马云峰:我们就在想,要么是被骗到这儿的,要么这个位置就不是第一案发现场,要么就是被劫持到这儿的。

关于是第一现场还是第二现场,专案组成员持两种论点产生分歧,最后两种论点全部采纳,分别排查,重点放在和枪有关的人员、有前科劣迹人员、和收猪有关的人员等等。

哈尔滨市公安局呼兰分局刑侦大队 大案中队 马云峰:我们通过生物检材,确定了一名康金籍的犯罪嫌疑人。

这个结果是历经了24年,排查了十五、六个乡镇,七、八十个村屯的一万多人之后的最终结果,而比对成功的康金镇人赵某,是在2017年因吸毒才有的犯罪记录。4月6日比对成功当天,专案组就飞到了赵某打工的江苏省常州市。

到他工作的地点,他在这家物流公司的宿舍内住,直接把他抓获,给他戴上头套,给他往车上押解,整个全程不说话,这样的话,我们的心里就有一个内心的确认。

测谎结果和铁的证据摆到面前,赵某不得不交待了当年那起恶行的犯罪事实。行凶的人共有三人,主谋是赵某的亲戚程某,还有一个是他的同学孙某。

拿枪打击被害人那一刻,就始终忘不掉,有的时候哪怕就是洗脸的那一刹那,或者是生活上随随便便,突然间就会想起这件事情,那一幕永远抹不去抹不掉,经常做噩梦,离奇古怪的噩梦。

犯罪嫌疑人赵某、程某、孙某相继落网,尘封24年的命案终于告破,当年他们知道收猪的车一般都带着大量现金,决定抢劫收猪车。

三个人骑着摩托到康金的路上,就做好了准备劫一辆空载的收猪车,认为收猪车肯定是有钱,截了一辆先是骗。

三人以家里有猪要卖为由,把收猪车引到无人的野地里,这也就是收猪车偏离路线的原因,当时程某、孙某各持一把枪,分别顶住了驾驶员和副驾驶。

因为副驾驶的被害人,清晨正在睡觉,被冰冷的顶在太阳穴上醒了,本能想要抗拒,比较紧张的孙某直接就开枪了。

侦查手段和现在比不了,人家公安机关一直在侦破,我们头些年到这儿也来问过、打听过,也都是没有放弃,现在忽然接到这个喜讯,我们家里边也都很高兴。

More From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